清寂 / 笔墨

心安

我收到一个陌生的好友请求。

 

说来好友请求这个名词挺奇怪的,有时分明是陌生,却能提出个好友请求,宛如点下那一个“接受”,两人便化为无话不谈,倾盖如故。而通过验证之后的系统提示就更显得奇怪,“我们已经是好友啦”,语气中没来由的骄傲,不明所以。

 

所以,一般而言看见那些陌生的好友请求我都是忽略的,好友说不上多,可也够用了,凌晨三四点中的电话打扰,无趣时间的打发玩伴,寻处安放的垃圾宣泄,也都能找到些去处,就不想再理会这些陌生的不速的打扰。

 

但这一次和之前有些不同。

 

不不不,当然不是头像的自拍照有点好看的缘故。

 

真不是。

 

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早就过了那种看脸的年纪了。

 

更何况,头像又不一定是本人,对吧。

 

一切的特殊,只因为是好友来源里的那个“通讯录好友”。

 

想想微信绑定的这个号码好像保护的还行,连骚扰电话都能少接,而我的通讯录中的人数向来不多,所以,加上了这“通讯录好友”短短的五个字,我觉得应该可能大概也许是个认识的人的吧。

 

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下了 接受。

 

对话框里弹出了她打招呼的那一句 “最近忙什么哩?”

系统用浅色字体提示,“以上是打招呼的内容”。

 

实在是突兀。

 

我点开输入框,打下了 “你是?”

 

在点下发送键之前,内容已被删除。

 

算了吧,如果她不主动说话就当没加这个人吧,最近有点忙,少些无谓的寒暄也是好的。

 

 

所以,一切又往常。

 

除了朋友圈里会多刷新出些内容,有时是链接分享,有时是一句鸡汤,有时是一句无关联的话附上一张自拍。

 

自拍中的人和她头像中的人差距挺大的,感觉不是同个人,唯一的共同点大概就是我都不认识的。

 

所以随她吧,只要不发广告污染我朋友圈其他的就随意好了。

 

 

这种安静的生活只维持了短短的两天,终于,她开始说来了句,“你好,在干嘛呢?”后面附上个笑脸的表情。

 

我差点都以为我俩有多熟。

 

实在是不理解这是什么套路,在聊天框打下了 “投资理财?房产商铺?外贸原单?海外代沟?”想着用一串的问句来做武器,给她压力迫使她招供。

 

可还是没发出去,恶意不能这么大。我删掉了聊天框的内容。继续去处理堆在手头的工作。

 

微信里闪动着的,一个又一个的工作群。

在不同群之间的切换,不经意的又看到了这句态度不明的聊天。

 

想想还是回一句吧,一直不知道是谁也挺怪的。

 

“加班。你是?”

 

四个字,回答了问句,也新抛出去了个问题,性价比极高,同时又后发制人。

 

“我叫XXX,很高兴认识你”

 

她说了个陌生的名字,要不是那个名字实在是玛丽苏网文中女性角色的名字的话,我还真就觉得我可能只是不小心加了个陌生人。

 

所以,一个陌生人加好友是什么企图呢?

 

想起来上次和友人聊天的时候他说起自从把资料中的地址改成了深圳之后,每天总是能收到好多厂妹的好友邀请,通过之后便推荐他入厂,“上二休一五险一金待遇从优”。他开始的时候还去回句“贵厂招产品经理么”这样的话来逗乐下,后来发现厂妹总是get不到这个点,像是重拳打在空气上。

 

我笑他,你就不会拒绝好友请求么?或者干脆加上申请好友问题验证。

他说,不不不,你不懂这其中的乐趣。

然后给我看了眼截图。

图中一个厂妹加了他的好友,结果在厂妹熟练的说出“上二休一五险一金待遇从优”之前,他甩出了自己做的一张图。

“你为什么不去上大学?”突出的几个大字,有点刺眼,边上几行小字,一千元圆你大学梦。十五天从零上大学。附上了个0755的固话。

 

好一招先发制人。我也忽略了图中扁平化不够,配色有点乱,留白的也有点问题。夸他了句之后向他要来了原图。

 

没想到这才几天就有用武之地了。

 

我去文件夹里找出了那张图。

 

你只要敢给我发一句广告我就把这图甩出来。一来二去,不算很落下风。

 

然而聊天框沉寂了下来,久待之下却没什么动静。

 

就像全神贯注高度紧张的盯着M82A1的狙击镜,结果半小时只看到空中云展云舒,风中路边开出了一朵小花。

 

总觉得有些不对。

 

算了,还是问问吧。

 

“我们不认识的吧?”

 

她回的倒是快,“新朋友”

 

高手!我感慨到,短短三字,四两拨千斤,化解了我的咄咄逼人,而且也封了我后招的套路,如果我再去追问,相比这坦荡都显得我都有点气量小了。

 

我把已经准备好的文件夹关了。

 

算了算了。不去想了。

 

等你发广告了再说。

 

她也没再回,我又不可能主动去说话,打完了这几个回合,鸣金收兵。

 

我依旧很忙,连朋友圈也只能睡前的时候匆匆刷下。

 

她还是会分享些鸡汤,说些无关联的话,然后不讲道理的附上一张自拍。

 

简直像是个普通女生的日常。

 

我差点都以为了,如果她再严谨一点,不要每次发的自拍都是不同人的话。

 

这个人绝对不是真实的!

 

所以这是谁,又不发广告又不给我传教,她的企图是什么?

 

某个暗恋我的女生来开小号打探我?

 

不至于吧,我基本不刷朋友圈的,如果要是打探,又不来聊天那能打探到些什么,更何况我聊天回人又慢,怎么可能打探得到东西。

 

母上大人开的小号?

 

那更不可能了呀,那些链接我感觉不是那个年龄段的,而且也不可能能找到这么多的自拍照的呀。

 

损友开小号来调戏我污我清白?

 

也不对呀,凭我对他们的理解,加完好友肯定就直接表个白然后截图蛤我了呀UCCU。

 

在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后,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合乎情理,那就是真相。—— 柯南

 

可是,我实在是没想到还有什么可能性。

 

如果我会抽烟的话,简直想点上一根烟,看眼窗外,深吸一口,再吐出个烟圈。烟圈在空中打弯纠结,幻化出四个大字——

来者不善呀。

 

但我会抽烟么?不会。所以我还是不明白。

 

每天能思考的时间也是夜半辗转的那些了,可是我连人生的意义还没思考完,怎么会轮到考虑这些琐事。

 

我也便没去管,实在不行,就当她是个人工智能吧。

 

自学习聊天型人工智能,听起来还挺酷的。

 

一切又照旧,我还是忙,睡前的朋友圈还是能刷到不同的朋友的不同的动态。

 

她的自拍的质量良莠不齐,有时候连右下角的水印都没去。

 

如果我足够好奇的话,去根据那条水印,可能找的到一些线索。

 

也可能找不到。

 

所以还是不去找了。

 

不过还是去搜了下陌生人加微信的时候如何才能提示好友来源是“通讯录好友”。我将那些百度竞价挨个点击了遍,也没提起过有这种科技。

 

来者不善呀。我又感慨了句。接着又想起百度的竞价广告的单次点击收费,好像我又提高了点毒厂的收入。

 

我突然明白了之前看到过的,说是皇帝怕身边的能臣不贪。确实如此呀,要是图钱,为君卖力,也好理解。如果连财名都不图,又这般的出力,实在是令人有所顾忌。

 

人生啊,还真是寂寞如血。

 

中国有十几亿的人,地球有数千万种生物,银河系有一两千亿颗恒星,我却连一个小小的好友身份都看不透。

 

夕阳如血。

 

也不是没想过要去主动发问,“你是谁呀?为什么是我的通讯录好友”可是在发送前总是觉得算了吧,仿佛一主动就宣布了输赢。

 

算了,等这一阵忙过去再说吧。

 

 

一天,依旧下班很晚,晚上风还是很喧嚣,下班路上我点开了朋友圈,更新的内容依旧那么多。

 

宛如朋友们的生活一览无余,晒吃晒喝晒票根,什么什么电影好好看什么什么好无聊,下班路上雪好大,系统上线大家辛苦,北京的天又蓝了,哎呀自己又大了一岁谢谢大家祝福,又或是猫猫好可爱今天天真好再附上一张自拍。

 

里面的一条广告相比之下显得有点突兀。

 

我看着那个广告旁边的头像,如释重负。

 

广告的内容也就不点开看了。

 

点击,拉黑,一气呵成。

 

再又刷新了遍朋友圈,果不其然的那广告不见了。

 

长舒了一口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