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敬 / 笔墨

说是不喝几口酒都说不出口的事,还是在走去的路上就说的差不多了。
听他说完感觉还好,我接到电话时还以为是天大的事。碰了几次杯,小店里又来了几个人,我看其中一个眼熟,小声低语,我大概遇见熟人了。
只是想了几秒钟想不出来名字了,那就算了,背了下身希望不被看见免去到时候叫不出名字的尴尬。继续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话。
但还不能幸免。余光中见有人走开。尔后便是一只手搭在肩上,哟,好久不见。
我抖了抖肩,却是笑着迎合着,是呀好几年没见了毕业后都没见过了吧。
他去吧台要了瓶酒,碰杯。还好大家默契的都是浅浅的一口。
也还好都知道私交之浅,没聊过去没问现在,打个招呼就算完了,他指了下自己的桌子那边,说,回去了。我说,好呀。
再舒口气,好像是没被发现我忘了名字了吧,不过他也没叫我,估计也忘了我名字了。那样倒也好。看了眼时间发现还早。寻思着再叫个朋友出来吧,毕竟我俩这次回来好多人都还没见着。
说起了上次半夜吃烧烤时提到的那朋友,想想也就突然一两年没见过。编辑了下微信,觉得还是直接打电话合适些,点开通讯录,手机里只有他的一个号码,生怕听见提示音的拨出去,所幸,顺利的拨通。
没响几下也就接起,我才开始打了招呼问他在不在家没来得及问晚上有空没他就直接说那我现在出来,我说好的我把地址发你微信上。

几分钟后便是见面。再要瓶酒杯子。聊些好久不见时会聊的天。

不停的碰杯,啤酒也都各自慢慢的喝,真的是小酌。

一些过去的事。还是好久之前学校的事。那个夏天一起去琴行学的吉他。好巧呀原来你们也都荒废了呀。

又或是聊现在,考了几个证了,几号开学和上班。我听着,感慨他俩都是光明的生活。

地方说是叫 清吧,还是有点吵。聊天也稍显吃力。
也就喝完最后一口酒,说,走,去打台球吧。

想想原来每次放假还都会把他俩叫着出来打个一两次台球的,这一两年这习惯也不知道怎么就给断了。

站在台球桌旁反而都在感慨,呀,好久没打过台球了。

感觉打的都不是很好。开玩笑说哈哈这么多年了果然大家都没变。
偶尔运气好打进一球,那就是 唉,你变了。
水平还是很烂但也还是旗鼓相当的对手。

有盘我轮空,我在一旁看着,又发着呆,想着前面,打电话之前,他问我,有没有感觉好像很多关系都走的有点远了。

我没回这句话。

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别把一些东西走散比较好。

桌台上的撞击声时而利索时而尖锐。桌球室里不大不小的放着歌。

放到一首时,他瞄着球,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歌。

我侧了下头想听清是哪首。

歌里那女声轻柔缓和的唱着
“他会自己长大远去我们也各自远去”

以及

“就这样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