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劫

谁言是,劫劫不复。
佛教称世界从生成到毁灭的一个过程为一劫。

二十四年。与我而言的那个世界,也不知是生成或说毁灭了几番。

算是平稳的渡过了本命年,谈不上些什么,也不过是些许劳累而已。

想起之前朋友问我本命年感觉如何,我一定是那天通宵了不清醒,我回了个,福祸双兮吧。

最近的许愿愈发的虔诚。但,内容只是两字,如愿。

至于所愿何物,怕是自己也说不出。

在忘了许愿的冗长繁忙的通宵中,过了新的纪年的第一天。

还是恬不知耻的自称着,少年,以及少年。

一失人身,万劫不复。

再指望,豌豆挂壁、昙花乍现。

很多想要见的人,如愿的遇见了些。还有些还是停留在平淡的一句“嗯,一定会有机会见面的”。

那天,大家都笑着说,拍张合影吧。好。三、二、一,天边恰巧炸开一朵标志着新的一年到来的烟花。灿烂的一如既往。

Vivi之后在好友圈里说着些感慨,有一句是 “只是大家好像都迈着大步向前,自己却好似畏首畏尾,徘徊在旧时,焦躁的等待宣判。”。

不,我也是,畏首畏尾,等待宣判。

记得,跨年到来的那一分钟里,我穿过一路的鞭炮声,火光,浓烟和空无一人的街。像,穿越战场,跨过四季,再去相遇。

也就希望,在复来的下一劫里,我也能,跨过怯懦,跨过猜忌,跨过不安,跨过空寂,跨过喧嚣,去遇见自己,然后,再穿越熙攘,去久违的相遇。

再道。

Leave a Reply